‖第二卷 第十七章‖无解之毒(1 / 2)

叶璇阑漫无目的地走着。身上越来越冷了,可她就是不清醒。她浑然不觉自己走了多久,冰凉的指尖抚上精致的丝缎,她走不动了,索性摔在了一旁的树下。

树上的枯叶偏偏落下,盖在了她的腿上。原来秋天到了。她抬眸,羽睫凝上了一层久久不化的霜,冻透了她的心。

偏偏她还是不愿意相信。明明先遇见这个男子的是她,明明被他呵护珍视的也是她,为何他最终娶得了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子,还是她的妹妹?

她想不通,也不敢想。即便彼此相识时间不多,可她就是觉得这是她的归属,她就是不愿意相信,与他共赴良宵的人不是她。

那现在他们在做什么呢?兴许在吃交杯酒,又或者在洞房做着闺中私事。可偏偏哪一种,她都无可涉及。

可她就是不愿相信,那个前一秒笑意温软的男子下一秒竟对她如此冷淡。

叶璇阑咬着唇,努力不令眼泪落下。却不知怎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,腹中一阵绞痛,仿若有一团火,灼烧着她的五脏六腑。

“阿阑,阿阑!”远方,似乎有一个人在唤着她的名字。她微微翕动双眸,却没有应声。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昏迷前的一刻,无可抑制地想起了梁琛。

“阿阑!”半柱香的时间过去,梁琛方才看见了那抹单薄的背影。他向着哪里奔去,不顾泥点脏了他的衣裙。那样一个爱洁的男子,跪在自己的爱妻面前,甚至都不敢伸手抚摸她,只敢红着眼看着她苍白的容颜。

“还不快将解药给我!”蓦地,他红着眼抬头,指着叶纤道,“我已经如你们的愿娶叶纤为妻,你莫要对阿阑赶尽杀绝!”

纤咽了一口唾沫,伸手递给他那壶药。梁琛慌忙扶着叶璇阑服下,眼角都湿透了。“苦……我不要吃。”叶璇阑被剧烈的疼痛疼醒,神志不清地摇着头,滴下了眼泪。

“我们吃药,吃了就都好了……”梁琛用力揩了一把眼泪,“……乖,阿阑,听话,我马上就带你回家……”

“我没有家……”她依旧摇着头,呜咽着断断续续道,“你不知道,我……爱的人已,已经离开我了……我的国,我的国啊……我的国也亡了……”

梁琛暖着她的手,好声好气劝道:“乖,不想那些了,我是你的盖世英雄,我会一直保护你,好不好?”

“你骗人!”蛊毒已经盲了她的眼,她胡乱地推开梁琛,“我的盖世英雄在今晚就已经死了!他……他死我的心里……你懂不懂……”她哭着按住心口,“我不想要什么解药,我只想要这里不疼了,我就想要他回来!他说他要护住我的!”

“阿琛在这里,阿琛没有走……”梁琛握住了她的手,一点一点地锁紧,直到将她的手都包在自己的手中,贴在心口,“阿阑,你乖乖吃药,好不好?”

瑜斛看着叶璇阑的五识将灭,心急如焚:“亲王!若您还不快喂公主吃药,她会死的!”“是……是……”梁琛清醒了大半,将那药丸碾碎,喂给了叶璇阑。在她想要吐出的刹那,他的唇含上了她的唇,二人便如此拥吻着。

“够了!”叶纤看不下去了,道,“琛哥哥,你既然已经娶了我,就不应该对其他女人动手动脚!”“若不是你不顾妇道人家的脸面执意要我娶你,阿阑便不会如此。”

此时梁琛已经将叶璇阑打横抱起,自始至终不留一个眼神给她:“你我仅仅是利益关系罢了,日后若你有逾矩之为,我便可将你休弃,让我的阿阑重新坐上这位子。”

“凭什么!琛哥哥,我偏偏就认定你了!天下就没有我叶纤求不得的东西!”那叶纤不顾众人的眼神,在哪里声嘶力竭地喊道,“哪里的利益关系!我对你的真心日月可鉴!”

“这世上多得是你求不来的东西,例如我的心。”梁琛的身影越来越小了,“即便你对我的真心日月可鉴,那又与我何干。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一个蛮横跋扈的女子,无知,奢靡。”

“你!”

“梁某告辞,公主保重。”梁琛淡淡地唤道,“瑜斛沪婳,还不来照顾好你们的主子?”“是!”二人见状匆忙上前。

几人便如此走着,足足有了半个时辰才到了梁府。

“你们将她照顾好,我自明日开始便不得与她见面交流,你们好生保护她。”梁琛温柔地抚着她的脸,语声也不觉温柔了起来,“这偏院,平日里我会命侍卫看护好,叶纤不会来找你们的麻烦。也别要她出去,外面太乱,我怕她伤到。”

“是!”二人作揖。

“好,时候不早了,你们早些休息。”梁琛嘱咐了一句,便走了。

见梁琛走后,沪婳方才舒了一口气。转即问道:“瑜斛,你说为何二人如此别扭?明明相爱,却偏偏要如此折磨对方?”

“我,我也不知。”瑜斛正专心致志地为叶璇阑把脉,蓦地叹了一口气,“这蛊毒可够毒的。”沪婳赶忙坐在床沿,认真端详昏迷不醒的叶璇阑的面相:“看公主这幅模样,确实不大好。”